歡迎訪問安徽省國際經濟合作商會 當前時間:2013年4月2日 13:52:33
信息服務
友情鏈接
信息交流當前位置: 信息服務>>信息交流

五子棋长连: 2019年總統選舉與尼日利亞政黨政治評析

2019-05-29 來源:承包商會

围棋和五子棋哪个好玩 www.atirf.com 在2019年尼日利亞總統選舉中,執政的全體進步大會黨繼2015年大選首次擊敗執政16年的人民民主黨后,再次獲得勝利。作為非洲第一大經濟體和人口最多的國家,尼日利亞政黨政治的穩定發展對其自身、對西非次區域乃至對整個非洲大陸都具有積極意義。

尼日利亞是非洲實行多黨民主政治的典型國家。英國殖民主義者將政黨制度移植到尼日利亞后,受當地經濟社會欠發展、民族宗教矛盾尖銳、地緣政治博弈激烈等因素影響,政黨發育先天不足,政黨政治命運多舛。在1960年獨立后的近40年里,軍政權走馬燈式地占據政治舞臺中心,政黨政治只能點綴其中,在夾縫中求生存。1999年,軍政權成功實現還政于民后,軍人逐步淡出政壇,尼日利亞政黨政治開始進入相對穩定期。

一、尼日利亞2019年總統選舉

2019年尼日利亞大選堪稱非洲規模最大、影響最為深遠的選舉之一。登記選民共8400多萬,在全國36個州和阿布賈聯邦首都區設119973個投票點,注冊政黨91個,總統候選人73名。最終,7200多萬選民按時領取了永久選民證獲得投票權。大選是非洲國家政黨政治中的一件大事,120個國內非政府組織、36個國際組織和駐尼外交機構在內的共計156個國內外組織獲準對2019年大選進行觀察和監督。帶隊觀察和監督大選的政要中,不乏非洲國家前總統或政府首腦。

2019年大選是尼日利亞歷史上競爭非常激烈的一次選舉。在70多位總統候選人中,真正的競爭是在執政的全體進步大會黨候選人、現任總統穆哈馬杜-布哈里和最大反對黨人民民主黨、前副總統阿提庫-阿布巴卡爾之間展開的。總統大選原定于2019年2月16日舉行,但就在臨近投票的幾個小時前,國家獨立選舉委員會以大選后勤保障不足為由宣布大選延期一周至2月23日舉行。大選被突然延期,引發執政黨和反對黨強烈不滿和相互攻擊。

國家獨立選舉委員會及時解決了后勤和設備技術問題,大選最終在2月23日舉行。國際大選觀察監督機構普遍認為,除局部地區發生一些暴力事件外,大選總體平穩有序,大選過程自由公平,是一次成功的選舉。2019年2月27日,國家獨立選舉委員會主席、2019年總統大選監察官亞庫布宣布,布哈里獲得1500多萬張選票,在19個州獲勝;阿布巴卡爾獲得1100多萬張選票,在17個州和聯邦首都區獲勝。根據法律規定,布哈里再次當選尼日利亞總統。但阿布巴卡爾并不認可,表示要訴諸法律,挑戰大選結果。由于布哈里領先阿布巴卡爾近400萬張選票,優勢明顯,加之國際社會都認可了大選結果,布哈里連任已成定局。

二、布哈里再次當選的主要原因

(一)尼日利亞民眾希望局勢穩定

民主政治在尼日利亞已扎下了根,但大多數選民最關心的是如何消除貧困和解決就業問題,至于誰當總統似乎并不是十分重要。隨著油價回升,布哈里政府出臺的《2017—2020經濟復蘇與增長計劃》也取得一些效果,經濟出現緩慢回升,民眾對政府信心有所增強。布哈里政府的一些社會救助項目、學校免費餐計劃以及農業扶助項目也讓普通民眾和家庭受益。在此背景下,不少人希望政局保持穩定,經濟政策能有連續性。

此外,盡管恐怖組織“博科圣地”的活動空間被大大壓縮,但其在2018年以來出現的反彈令尼日利亞民眾,特別是東北部的民眾憂心忡忡。他們希望鐵腕人物布哈里能繼續保持對恐怖主義的高壓態勢。因此,選擇一位前將軍布哈里而不是一位商人阿布巴卡爾對維護尼日利亞的和平與安全更為有利。

(二)阿布巴卡爾本人涉嫌腐敗丑聞

布哈里在擔任軍政權領導人時就以鐵腕反腐著稱。他在民眾心目中的清廉形象是其2015年大選獲勝的一個重要因素。布哈里第一任期內的反腐工作也有一些成績,幾位州長已鋃鐺入獄。相比之下,2006年阿布巴卡爾涉嫌卷入一樁跨國賄賂案丑聞,甚至一度被美國政府禁止入境。雖然該事件的細節和真相尚不得而知,但對阿布巴卡爾的個人形象和聲譽造成了一定負面影響。此外,阿布巴卡爾還是一位富商,民眾普遍認為他的金錢與其擔任八年副總統不無關系,其誠信令人懷疑。

(三)人民民主黨自身的弱點

執政16年的人民民主黨在2015年大選失敗后,黨內領導層發生分裂,人民民主黨陷入黨內紛爭,一些黨內精英和追隨者紛紛倒戈。直到2017年末,人民民主黨在全國多地的基層組織才得以重建,也導致其在南部地區實行大選動員的能力不可避免地受到削弱。全體進步大會黨還趁人民民主黨黨內紛爭之際說服南部一些有影響力的人民民主黨政客倒戈,進一步加強了自身在南部的影響力。人民民主黨內部的不團結無疑阻礙了其東山再起的步伐。

(四)南部地區選民投票率創新低

2019年選民的投票率僅為35%,比2015年的44%進一步走低。雖然人民民主黨在絕大多數南部州和聯邦首都區獲勝,但南部地區的投票率普遍較低。這也是阿布巴卡爾和人民民主黨始料未及的。大選的延期、選舉前的局部地區暴力事件、南部居民的投票熱情不高以及部分伊博人對大選的抵制,均不同程度導致投票率不高。南部依然是人民民主黨的票倉,這是事實。但是,對南方人來說,阿布巴卡爾畢竟是北方穆斯林,并不是他們的理想人選。相比之下,全體進步大會黨雖然只在南部有限的幾個州獲勝,但能拿下關鍵的拉各斯州(登記選民人數最多的一個州)以及北部各州非常高的投票率,成為布哈里獲得連任的重要因素。

三、尼日利亞政黨政治的特點

(一)政黨碎片化問題依然嚴重

縱觀尼日利亞政黨政治發展史,政黨數量從獨立伊始的第一共和國時期(1960—1966年)就很多。除去巴班吉達軍政權為了搞還政于民人為安排兩個政黨(全國共和大會黨、社會民主黨)之外,尼日利亞政黨的數量一直比較多。2017年6月,國家獨立選舉委員會批準五個新政黨的注冊后,全國政黨總數為45個。但到2019年2月大選時,注冊政黨已高達91個。不到兩年時間里,政黨的分化、組合和增長之快令人咋舌。

(二)政治大佬不同政黨間轉換頻繁

尼日利亞政黨政治也常常被稱作“教父政治”。一般認為,政治“教父”或政治大佬及團隊成員非富即貴、有錢有勢、動員能力強、目標明確,就是要確保自己或自己提名的候選人在選舉中獲勝。當他們在某黨內無法達到目的或感到希望渺茫時,便會憑借影響力和財富另起爐灶或轉換門庭,布哈里和阿布巴卡爾曾多次轉投不同的政黨,以便獲取最大的政治優勢。從發展趨勢看,“教父政治”在尼日利亞政黨政治中仍將長期占據主要地位。

(三)民族宗教和地緣因素是潛臺詞

尼日利亞是多民族多宗教國家,但建國伊始便形成了三大主體民族與特定宗教和地區高度關聯的格局:北部,豪薩—富拉尼族,伊斯蘭教;南部,伊博族,基督教;西南部,約魯巴族,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雖然尼日利亞政黨形式上都滿足了全國性政黨的要求,但實際上各政黨的影響力和內部架構還是有很深的南北地區之別。

從2019年大選情況看,全體進步大會黨主要獲得北方的支持,人民民主黨獲得最多的是南部除拉各斯之外的諸州的支持。但南部支持人民民主黨的投票率并不高,因為阿布巴卡爾是北方穆斯林。而在北方選民看來,阿布巴卡爾雖然是北方穆斯林,但人民民主黨更多的是南方人的黨。

(四)內外非政府組織和國際社會關注度高

2019年大選之前,在國內外大選觀察和監督機構的見證下,尼日利亞所有70多位總統候選人在首都阿布賈簽署了《和平協議》,承諾大選和平舉行。一些非洲國家前政要率監督團赴尼,希望尼日利亞人能表現出大國風范,保證大選和平舉行。在大選結果公布后,國際監督組織集體發聲,很大程度上增強了尼日利亞國家獨立選舉委員會的權威性。

當然,包括尼日利亞在內的許多非洲國家的大選目前仍需要外界的觀察和監督,暴露出這些國家政黨斗爭激烈、政黨互信缺失、本國監督機構能力不足等問題。這也說明,尼日利亞政黨政治走向成熟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五)多黨制下“兩黨制”趨勢增強

尼日利亞1999年以來的民主政治實踐表明,在眾多政黨角逐中,唱主角的其實就一兩個政黨。1999—2015年,尼日利亞政黨政治形成了人民民主黨占主導地位且連續執政的格局。2013年,最大的幾個反對黨形成合力組建新黨,并推舉政治強人布哈里為候選人,打出了“變革”旗號,在2015年擊敗了人民民主黨,尼日利亞政壇出現了“兩黨制”的端倪。

2019年大選,隨著全體進步大會黨的再次獲勝,“兩黨制”的趨勢進一步增強。如果全體進步大會黨利用第二個任期加強執政黨自身建設,協調好地區之間的利益平衡,以經濟發展為中心,改善民生,順應民意,那也有可能像人民民主黨那樣連續執政。在這種狀況下,“兩黨制”的特征就會更明顯。

大選是尼日利亞政黨政治的重要環節。2019年尼日利亞大選暴露出的一些問題反映了尼日利亞政黨政治發展的現實狀況和國內政治生態的深層次問題。政黨的碎片化、民族宗教地緣的潛在影響、國內外非政府組織和國際社會在大選中的作用都將長期存在。對于全體進步大會黨來說,再次獲得執政地位是自身發展的一個契機,但今后真正能吸引選民的應該是其執政業績。

(作者 | 李文剛,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員)

上一篇:2019中資企業在非洲風險前瞻及對策建議
下一篇:建交70周年之際看中俄經貿合作前景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數據統計 | 聯系我們 | 围棋和五子棋哪个好玩 | 后臺管理
安徽省國際經濟合作商會 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術支持:安徽謙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551-65377563 皖ICP備10013724號
總訪問量 3234549      今日訪問量 003431